血手舔不完

腦洞太多,也未必不是一件好事

始隼 純粹的、我的半身-8.終於

剛剛在河道上,看到好多人都去場(戰)次(場)...

害我也好想提早回歸><

((決定準備存摳摳買軍服了OW<

(((順便考慮幻幻的那一套要不要跟著收(#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關於篇章...

下一篇將會有個大刀子,順便上個鹽巴來調味OWO

建議太太先準備個衛生紙之類的

((如果要抱抱的話可以找我(#


PS:之後應該會有個番外OW<

如果時間夠的話,大概會把整個月野家都放進去

((但是不熟的團就不會放(土下座

CP也是以我喜歡的為主><

太太們記得要看好前面的CP再決定要不要繞道OW...

始隼 純粹的、我的半身-7.腳步

上禮拜趕完了畢展,目前應該會開始搞實習的事情((趴

等等應該會繼續投履歷吧...

畢竟學校給的名單,都沒有我想要的QAQQQQ

(((我想做婚紗的啦(我哭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關於這篇文...

這次或許有點小甜+小黑OWO

(((我真的愛上變黑的隼君了....

下一章會努力地灑糖><

至於之後的編排,就不先劇透了OW<

(((就連親友也不給透漏XDDD


關於性格設定...

這次兩位王的霸氣跟狂傲都沒有表達很好ORZ

下次會再努力寫的明確一點><

=====================...

始隼 純粹的、我的半身-6.約定

果然太久沒寫了,靈感瘋狂的來XDDD(#

明天大概能生出第七章(?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關於這篇...

不知道為毛......

看完後真的很像五幕的劇情QAQQQ

(((寫的時候完全不自覺啊>口<

本來想打掉重寫,卻覺得這樣的呈現方式比較好.......

我需要建議啊啊啊(#

(((看看五幕對我的影響有多深(#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+OOC有

+微糖有

+見血有

+虐有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興許是第一次...

始隼 純粹的、我的半身-5.信任

我來填坑啦XDDD

今年三次元真的頗忙QAQQQ

畢展、工作、各種付摳摳(#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關於這篇...

這次的字數比前四章還要多很多XDDD

(((心裡表示好久沒寫這麼長的了,有點小開心XD(#


另外,我決定讓隼天使偏向一點點的黑化OWO

((感覺比較精彩(#

糖也是到後期會比較多一點(大概?

((目前章節剩一半左右(?

其他角色還在掙扎要不要給他們出來......

(現在出來的只有海尼跟哈嚕OWO

(((很怕加入太多,會拖很長><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...

始隼 純粹的、我的半身-4.纏繞

藉著冰雪給予的保護圈,睦月始安然的飛進森林處,緩緩降落在還未結成冰的湖畔岸邊;收攏好黑色的羽翼,慢慢地蹲下身,看著在湖畔裡所倒影的自己──就在這一瞬間,倒影成了與自身相反的存在──白色的長髮散落在身後,純潔的六片翅膀時不時的飄下白色羽毛,身穿白底藍邊的大衣、環著比魔界織出的黑絲綢還要更美的白色羽衣,隨著視線往上移,便看見雙眼緊閉、卻流著淚水的白皙臉龐,突然一陣心痛的感覺衝擊到睦月始的心臟。


「這是所謂的、心疼嗎……」


身為魔族的王,從不曾理解過這比歡樂、憤怒還要深入的情緒意念。


左手不自覺的輕碰上水面,起了一陣漣漪,絲毫沒有影響到白色的倒影...

始隼 天狐一家-5.橋梁

正日當午,兩隻小崽子垂著耳朵,乖乖的被罰去面壁思過。


睦月始努力的後院恢復原來的樣子,只留下那棵掛滿隕石的大樹,其他的都拿去給霜月隼補充靈力。


靈力補充完後的白天狐大人,輕聲的叫著自家孩子到自己的面前:「小霜,小睦。」


「爹地,我們下次再也不敢了。」


「我們會乖乖的,不要生氣了好不好……」


看到兩雙狐耳已經失去了元氣,不開心的垂著,深怕自己的爹地也要訓他們……令人出乎意料的是,爹地正揚起笑臉,小聲地說著:「爹地沒有在生氣,下次我們再一起做個小花園,但是要趁著爸爸不在的時候喔。」


「嗯!」...

始隼 純粹的、我的半身-3.別哭

這是趁前兩天還沒有網路的時候,趕出來的糧XDDDD

(((電腦君沒有網路的時間,真的有夠難熬QAQQ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「好久不見,主天使大人」霜月隼知曉了站在後面的人,冷漠的問著:「您怎麼會在這裡。」


「當然是不想再聽主神的命令辦事啊,你呢?」


「跟您的想法有點相似,但是我……」霜月隼感覺文月海離自己越來越近,自然地丟出了幾個雪花片在對方的腳前,繼續說著:「是為了尋找某樣、最珍貴的事物。」


文月海冒著冷汗回道:「那也不用朝我丟東西吧……」下一秒就看見雪花片接出到的草地跟石...

© 血手舔不完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