血手舔不完

腦洞太多,也未必不是一件好事

淚淚生賀-星空

本來想趕上死線...卻還是遲了QAQQ(我哭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這次不想打關於了XDD

((本血手想睡覺了zzz(#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+OOC有

+砂糖有

+CP有:始隼始、海春、郁淚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不知道是甚麼原因,白組的小魔王今天不需要文月海叫人,自動地起床了,懷裡還抱著大和,輕飄飄地走在走廊上。

 

也不知道是甚麼原因,除了隊長外,黑白組的所有人卻都意無意地避開了…

 

像是在早上…

 

一開始碰到的神無月郁,臉上掛著歉疚的表情,對小魔王說道:「對不起…淚…今天不能跟你一起吃早餐了。」

 

第二個是白組的良心-長月夜,慌張地道著歉:「淚?抱歉…今天沒辦法幫忙弄早餐給你們了…去請葵幫忙弄吧。」丟下這句話,就拉著葉月陽,急急忙忙地出門工作去了。

 

接著小魔王很乖巧的走到黑組那邊,想找皋月葵的時候,從彌生春那邊得知了皋月葵跟飢餓三人組昨天一起出外景,明天才會回來…

 

可憐的小魔王,完全不理彌生春的阻止,就進到黑組隊長的房間哩,找還在睡的國王,請他幫忙做飯給他吃。

 

把人搖醒後,無辜地望著人,小聲地說著:「始,可以做早餐嗎?」

「等我換好衣服就去做。」睦月始寵溺的揉著小魔王的柔髮,才讓他回到客廳裡,繼續等他。

 

「始真的好溫柔,溫柔到魔王大人都有點小吃醋呢。」不意外的,躺在睦月始床上的另一人-霜月隼也因為小魔王的關係,順利地爬起床,甚至爬到睦月始的身上,然後繼續賴床。

 

「那你還賴床。」睦月始小力的彈著霜月隼的額頭,再無奈地用早安吻,親在有紅腫的地方:「不是說要去弄淚的禮物。」

「那個啊…傍晚再弄就好了,我現在比較想吃始做的三明治,還有英式紅茶!」

「是是是…」不等霜月隼換好衣服,睦月始便直接走出房門,到了廚房,快速做出了好五人份的早餐跟果汁,還有英式紅茶。

 

還沒放在餐桌上,小魔王很自然地拿走了屬於他的那一份,還坐到電視前面,邊吃邊看著之前神無月郁演的戲劇-大和也跟在旁邊,想要一起稱讚另一個主人。

「郁好帥…」

「喵-」

 

「淚啊…」睦月始本來是想把人抓回來的,但是看到霜月隼正在等自己,只好坐在白魔王的隔壁,開始了你一口我一口的閃光遊戲。

 

在下午…

 

文月海雙手合十的冒著冷汗,說著昧著良心的話:「淚,抱歉哪…今天有事,我下次再帶你跟大和出去玩,好嗎。」

「好。」小魔王應完話後,便走上三樓,進到白魔王的房間,準備學新的東

西…

 

文月海看著小魔王的路徑,暗暗的祈禱著:「希望隼不要又教奇奇怪怪的東西給他…」擔心地望著那神秘的房間幾眼,便跟彌生春一起去買晚上要用的材料跟禮物。

 

 

在隼房間裡的紅色沙發上,坐著三個人,正在討論今天的晚上要用甚麼來回報給其他人…

「誰叫他們一整天都不理淚呢。」霜月隼疼惜地把人報進懷裡,安慰的蹭著小魔王的臉蛋:「當然要好好的懲罰他們啊,尤其是郁跟海。」

 

「郁的話沒關係。」小魔王不怎麼開心的免去了神無月郁的懲罰,順便決定把其他人交給兩位隊長來處罰。

 

看見小魔王的皺眉,睦月始認真地向他說著:「只要淚開心就好,不喜歡的事就交給我們。」

 

「謝謝始。」

 

「對了,淚。」蹭完人的霜月隼,露出神秘的笑容說道:「今天晚上,頂樓上有個好東西要給你看喔。」

「是甚麼?」

「這個嘛…」霜月隼故作玄虛的在唇前比出一根食指,眨著眼睛說:「暫時保密。」

 

 

吃完晚餐,隊長們一起帶著水無月淚上到頂樓,結果發現甚麼都沒有…

 

小魔王便生氣的嘟著嘴抱怨著:「隼,沒有東西。」眼眶還開始泛淚…

 

「淚,你往上看看。」睦月始溫柔提醒著的同時,霜月隼剛好一個響指,夜空瞬間被星星給占滿,變成一幕最美的、六月星空。

 

還沒從驚喜回復過來的小魔王,從遠處就聽到了很多熟悉的聲音,還唱著生日快樂歌,慢慢地接近了這裡。

 

從樓梯口一一走出來的,是所有的夥伴,跟端著布丁蛋糕的、自己的搭檔。

 

每個人邊唱著歌,邊包圍了小魔王;唱到最後一句的時候,神無月郁把蛋糕端在小魔王的眼前,溫柔的說:「淚,生日快樂。」

 

「郁…」小魔王默默的閉起眼睛,在心裡許下願望後,便一口氣把蠟燭都吹熄了。

 

「恭喜淚又長一歲了!」

「我們之後再一起去遊樂園玩吧。」

「這次我跟葵做了很多淚喜歡的點心,等等再拿給你吃。」

「淚,明天我跟春帶你跟大和一起出去,是新的貓咪餐廳喔。」

 

黑白組的成員都你一言我一語的說著祝福跟約定之事,讓小魔王的心情完全好了起來。

 

「那個…」突然一個出聲,讓大家都安靜下來:「淚。」

「郁?怎麼了?」小魔王的一個歪頭,差點讓神無月郁招架不住…

 

神無月郁堅定了心智,從口袋裡拿出了一個盒子,臉紅的說著:「這個給你,是我挑給你的禮物。」

 

小魔王慢慢地打開了盒子-發現裡面是一條咖啡色的頸鍊,還垂著貓咪的小掛飾;還一看到這條項鍊,立刻叫神無月郁幫他戴上:「郁,快點。」

「好、好。」接過頸鍊,小心翼翼的待在小魔王的頸上:「好了。」

「謝謝郁。」不顧大家的感覺自顧自的,親上了神無月郁的臉頰,開心的道著謝:「我會好好珍惜的。」

 

「嗯!」神無月郁用力的點點頭,下一秒就昏倒在地上了。

 

「郁害羞到昏過去了!」

「太過純情了啦!」

 

「跟你好像。」

「文月海,信不信我再下個幾年的禁止令,看你怎麼活。」

「我錯了…」

 

不再搭理大家的吐槽跟玩鬧,小魔王安靜的、再次往上看著那片星空,開心的撫著神無月郁送他的禮物。

 

有你們在的星空,就是最棒的禮物了。

謝謝你們。

 

///番外小劇場///

 

關於懲罰的事…

 

雖然是為了要創造驚喜的關係,卻還是讓小魔王非常的不開心…所以小魔王還是決定讓他們受到一些小懲罰-除了神無月郁、兩個隊長、廚師組外,其他都要遭受鐵爪攻或是蠟人偶的攻擊。

 

受到鐵爪攻的人,至少會躺上個兩天才能下床走動。

蠟人偶的話…應該會站在門外三、四天才會解除…如果沒有意外的話…

 

至於是哪些人受到哪些攻擊,這就是別的故事了…


评论(10)
热度(32)

© 血手舔不完 | Powered by LOFTER